新年总结:我所谓的事业和生活

零九年博士毕业,去了自己想去的学校,拿到了想要的工作。刚开始的兴奋慢慢消退之后,我开始郁闷起来,成天就想着改行。因为这似乎是一份让我一眼就见到底的工作,而我最讨厌一层不变。我更加觉得凭自己的能力,我可以赚得更多。我也不喜欢每个星期都要上讲台的压力,不喜欢被学生评头论足,尤其不喜欢改作业。系里的同事都各忙各的,就算我成天在办公室守着,每天也见不到几个人。这份工作太孤单,太寂静了。

但既然选择开始了,就算成绩再烂也要跑到终点线。因为难或不喜欢而退缩对我而言是懦弱和失败的体现。我对这份工作终点线的定义是拿到正教授的位置。快,十年; 慢,N年。失败,就是没拿到终生教职或永远停留在副教授的位置。

就像当初来美国念博士的时候一样,我的终极目标就是拿到博士学位,拿到学位后做什么的概念全无。 我现在的目标也就是拿到正教授的位置而已。听说会更忙更累,但管它呢,先拿到再说吧。我相信上帝自有更好的安排。

目标清晰了之后,以前那些无法忍受的事都不是事了。我开始慢慢享受这份工作带给我的自由和快乐。

当大学老师的工作自由度是无以伦比的。我没有所谓的老板,即使系主任也不是。因为他没有权利,也从来不任意给我指派工作。他对我唯一要求的就是多发文章,多拿经费,好好教书。而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做好即可。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更像个体户,在经营自己的小生意,生意好坏全看自己,而天道酬勤是个不变的道理。

因为系里比较支持科研,我的教学量也因此减轻很多。每年三门不一样的课,四个班,每学期两门,每星期教书一天。其他几天小部分时间开会见学生,大部分时间自己爱干嘛干嘛。不坐班不考勤,爱哪里呆着就哪里呆着。有几个学期拿到些研究经费,干脆买断课时,教学量就减半。而每年12月初到1月底的寒假,5月初到8月底的暑假,总共四个月的时间更是我自己的时间,学校没权利干涉,我感到无以伦比的自由。

除了时间的自由,我感受更深的是思想的自由。对于我教的课程,系里只给个大题目,具体爱教什么,怎么教全凭自己发挥。我说要加一些我熟悉的中国视角的东西,系里举手欢迎,学生也感谢万分。至于科研,更加没任何限制。爱做什么题目都可以,只要自己说服自己就可以。

有了如此大的自由空间之后,我有点无所适从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我在学校里到处找人聊,问问别人的经验。不经意之间,我认识了许多不同学科的人,有政治学的,数学的,统计的,医学的,经济的,心理学的,电脑的,房地产的,传媒的,地理的,历史的,语言的。 大家聊着聊着就熟了,居然还发现了一些研究上的共同点。

于是,我的研究开始往一些没料想到的方向走。我开始和政治系的一个教授一起研究美国的中国移民的社交网络,开始和地理系的一个教授合作把服务的信息以在线地图的方式更方便地带给需要的家庭,我也开始和一个社会学教授一起看社会环境怎么影响人们的健康行为。这些项目都让我有很强的归宿感和成就感,因为是自己的兴趣和选择。每次和组里开会都让我有打了鸡血的亢奋 。有时候碰到几个得力的学生,做起来更是带劲。

碰到暑假,总有这里那里的来邀请去教书赚外快的机会。缺钱的时候,想别人帮我付机票去旅游的时候,我也干过。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回绝了,因为那些工作让我没有成就感,但却占据了我可以用来做科研的时间。我更喜欢的是去开会。可以见见同行,聊聊天,交流一下感情,了解一下别人在做什么比较前沿的东西 。有时候带上家人,就算半休假半工作。

缺钱的时候,文章被拒,学生评语恶毒,站讲台太累,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也烦,想不如改行赚钱,不如回家做家庭主妇。但我始终没办法放弃,因为这是一份我开始讨厌,却最终让我做一个自己理想中的自己,过自己理想生活的工作。

其实我理想中的自己和生活很简单: 在教学和科研中不断地学习丰富自己,在孩子最重要的发展阶段有足够多的时间陪他支持他,和老公一起过物质清贫却精神富足的晚年生活。 

PS:昨晚看到我们卧室的衣橱比另外两个卧室的都小,不禁感激这样无意的安排。因为这样我可以控制自己买衣服的欲望,花少一点的钱在衣服上,多一点的精力在其他更有意义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爱情故事之一

朋友說想看我寫關於愛情的文章,但我一直不敢下筆。因為愛情類的文章絕對是已經氾濫成災,再奇情的故事都難免流於庸俗。對於自己那叮點兒的故事,就更加不願拿來賣弄。但年紀漸長,對愛情的幻想正被現實慢慢沖滅,記憶也在消退。而且那些故事很土,土到讓我一想起耳邊就出現,「村裏有個姑娘叫小芳」那句歌詞,但無論如何,故事是我的,情感是真實的,記憶也還在,我還是想用文字把它留下。

寫下它的目的還有一個,希望被我的無知傷害的人可以知道,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會讓他快樂地被拒絕。

初中的三年是我最風光的時候。因為那幾個沒有多少見識的老師幾乎在每次上課時都會把學習成績差的學生亂貶一通,最後的總結成詞又都是向我和幾位成績好的尖子看齊。也許是這個緣故,留兒子頭,被同學戲叫做”小兄弟”的我居然吸引了班上的”花花公子”。需要注解的是我並不醜,只不過是沒有傳統小女孩的溫柔。而”花花公子”也並非電視裏的豪門公子哥兒,在那種縣城,那個年代,同學的媽媽帶一串珍珠項鏈開完家長會後就被叫作了富婆。

相反,他家境不算好,學習也很差。他的瀟灑完全來自他自身,可能是他比一般同學大一兩歲的緣故。他長的不錯,有個鷹勾鼻,讓他顯得很精神,靈活。老師捨不得讓他留級,因為他是運動會上為班級拿獎的主兒。三年的男子籃球冠軍都是他立下的汗馬功勞。在球場邊上不乏為他傾倒的女孩,他的”風流韻事 “也是全年級共知。

我已經記不起他為何注意上了我,只記得他請了一位姓馬的女同學做”媒婆”。雖然我成績優秀,自我感覺不錯,但也知道自己決不是那種讓男生有不良想法的女生。坐我後面的男生小组長就曾經好心地勸過我,”如果你溫柔一點,追你的人會很多。”我沒有改變自己,還是招來了他的注意,這不由讓我迷惑。

“讀書期間不准談戀愛 “是我家的祖訓。雖然我現在已經把改作,”讀書期間儘量談戀愛”,但那個時候年幼無知的我確實把這條祖訓牢記心頭,並用談戀愛與否來作為衡量好學生壞學生的標準。

我一口回絕了”媒婆”。

這可能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生拒絕。他沒有發火,而是開始了死皮賴臉的攻擊戰。他對自己的魅力絕對自信,相信不出一個星期我就會繳械投降。

有事沒事他就跑來和我坐一起,逗我說話。在那種”封建 “時代,非經老師安排就坐在一起絕對有不正常關係,班上只有一個”淫蕩”的女生會這樣做。我害怕被同學視作”淫蕩”,就不停地趕他走,最後沒有辦法,只好用圓規戳他。他不敢再挨近我,就半蹲在旁邊,手躇著課桌和我說話。傍晚下課後,他跑到單車庭堵住我,要送我回家。雖然我看著坐在單車前面被男生帶著回家的女生非常羡慕,我還是不敢犯家規,總是和他玩了一陣老鷹捉小雞之後就逃掉。

也許是這樣被追的感覺實在太好,我沒有太過激烈地拒絕他。但他每次問我,要不要和他好時,我又總是堅決地搖頭。

男生想打動女生,其中一招是講故事,羅列自己的優秀歷史。初中男生的歷史就是打架,在自己的小幫派裏當個頭兒,幫派鬥爭中打贏了都是他們引以自豪的事。他和我講的也多是這些。我的自然反應就是勸他不要參加那些幫派,不要去打架,因為我覺得沒意思,打來打去又不可以得天下,有什麼好打的,看多了金庸的我絕對是這樣想。我苦口婆心相勸,讓他改入正途,好好念書。這樣的話說多了,他感到我關心他。也許是這些關心的話讓他見到了勝利的曙光,他因此更加棄而不舍,窮追猛打了。

上晚自習的時候他故意長時間盯著我看,看到被老師點名,讓全班對他哄堂大笑;他冒著被圓規戳的危險,不時地想碰碰我的手或臉; 他說要帶我出去讓他的哥兒們見識見識……後來他趴在我的坐位邊的時間太長了,長到終於被班主任發現了。為了防止好學生墮落,班主任找我談話,讓我注意自己的行為。班長好朋友也疑惑地問我,”你到底是不是喜歡他,不然為什麼老這麼掉著他。”

這句話好似當頭棒喝。我怎麼能喜歡他,和他談戀愛。這豈不是壞了我的名聲,毀了我的前途。我當機立斷,嚴肅地對他說,不要再來找我。我的語氣讓他明白了事情的嚴重,他也知道我說一不二。

之後的一年裏我都故意避開他,不和他講話,跑去和另外一個男生死党玩。儘管他很知趣地不再堵截我了,但不時地他還是會來找我,希望和我說話。自然每一次都是被我嚴厲地擋了回去。

很快到了中考,考完了試,我和班上另外一個男生一起到了省城念高中。他自然是什麼都沒有考取,結果只念了一個職業技術學校就出來做事了。我走後他還是不死心,寫信給我。我可能是大腦進了水,萬分激情地就回了一封信,怒斥他的無聊與妄想,居然還過分地把他的原信也回寄了給他,警告他不要再寫信給我。

他回了一封信,我隨便看完一遍之後就扔了。只是隱約記得他收到我的信很不開心,也發誓再不寫信給我。

好多年之後,我回了一趟老家,和同學一起吃早米線的時候在小餐館碰到他。但那次的他就像我當時對付他那樣,和周圍所有的人都說話,唯獨不看我一眼,不和我講一句話。

 

那次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走得太遠,在世界上飄來飄去。他一直還在家鄉,四五年前還聽老同學說起他的消息,後來就再也沒有了。但我越長大,卻越會不時地想起他,希望可以有一天見到他,和他說,我當時真傻,我不應該傷害他。

(写于03年5月16日,香港)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往事

爱情故事之二

爱情故事系列

引言

我很少写关于爱情类的文章,因为爱情不是我的强项。如果说这辈子只能写三篇关于爱情的文章,那么,第一篇已经写了,写了少不更事的我是如何伤害一个喜欢我的男生。写那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了忏悔,希望向被我伤害过的男生说对不起。这是第二篇,写情窦未开的我如何错过一个我喜欢的男生。写这篇的目的只是为了纪念,纪念那段从来没开始过,没发生过,却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爱情。

爱情故事之二

认识他的时候,我们在念同一所幼儿园,后来又上了同一个小学。虽然同级,但不同班。他读的一班就在我隔壁,时常能在教室外的阳台上,操场上见到他。但那个时候的他,应该不认识我。因为我只不过是全校几百个学生里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一名。而他,却是整个学校里那颗最璀璨最耀眼的明星。所有的老师同学都认识他,很多的家长也都听说过他。他总是出现在最显眼的位置,比如在学校运动会的时候,他走在学校乐队的前面,手里举着高高的指挥棒,穿着和所有人都不同的衣服,手臂上挂着大队长的三条杠,骄傲地带领着后面长长的队伍;或是在由上百个女同学组成的团体操表演中,他是唯一的男生,在组合排列成的花骨朵里,最中间的位置,他扮成一只小蜜蜂,在那里扮调皮欢耍。

他从小就天资聪颖,幽默风趣,不太用功,却成绩优秀。他是老师的宠儿,学校的模范学生。

小学毕业了,我们一起升入了同一间中学,就读同一个班。他依然是大家注目的对象,所有老师的最爱。初一刚开学,老师就让他当了班长,并把班上最聪明最漂亮的一个女生分给他当同桌。

虽然同班,我们却很少说话,因为他风头太大,气场太足。在他面前,我木讷,找不到话题。偶尔有说话,不过是作为他的小组长,例行公事去催他交作业而已。初中的三年里,他就像电视机里每天都被报道的风云人物,而我只是电视机前的一位观众。他每天都在我的生活里,而我只偶尔一闪而过地出现在他的世界。

直到高中,他才意识到了我的存在。

初中毕业,我们俩考到了省城的同一所高中。十五岁的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经历了迟到的分离焦虑症。就在我感到举目无亲,四处陌生时,他出现了,依然如故的朝气,阳光,有活力。我怯生生的问他想不想家,他一脸豪迈地回答说,不想,在这里很自由。他斩钉截铁的语气感染了我,让我觉得思乡之痛不这么厉害了。

但我还是想家,留念我初中的日子,想念初中的好同学。每次看到他,和他聊天,就让我支零破碎地抓到了一些以往的生活,让我暂时忘记自己身处异乡。也许是他感到了我的寂寞无助,也可能是我也成了他和以往生活的连系,课间的时候,晚自习的时候,他喜欢来找我说话。聊家乡,聊他和初中好哥们的故事,聊他初中时候被谣传的绯闻,聊父母家庭给他的压力,聊他在那个很亲近的表哥去世后的痛苦。在认识他差不多十年之后,我第一次和他这么近,第一次发现那个永远生活在舞台上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厉害人物居然也会有压力,有烦恼。

他说话时,我总会京津有味的听。因为他总能用无比纯正的家乡话,绘声绘色地来叙述一件事,不时穿插一些俏皮话或是一些让人拍岸叫绝的地道土语。我没有这样的语言天赋,所以听的多,说的少。只是不时地在他说得高兴时叫他压低音量,以免影响周围自习的同学。有时候我也被他带了进去,忘记了周围的环境,这时,我们俩总是引来同学们异样的眼光和一阵唏嘘。

但周末的时候,室友都回家了,往日喧嚣吵闹的宿舍安静了下来。在我想家想到要疯掉的时候,我心里盼着见到他,和他说话。但我没胆量去找他,因为怕引来闲话。好不容盼到了周一早操,见到了,却又不好意思过去和他说话。有几次他偷懒装病,没出早操,我心中一片失落。

每次他父母来看他时,总会带上很多好吃好喝的东西给他。他总是慷慨地拿到学校与我分享。有好玩的东西,也会留给我一份。记得他曾经说过要让朋友从越南给我带一只小懒猴。从来没有养过猴子的我很是犹豫,不知道怎么可以在宿舍里养猴子,但想到可以把小懒猴挂在肩上去食堂打饭,我还是对那个礼物充满了期望。可惜的是,这个礼物一直没有兑现。后来他解释说,边境查野生物走私很厉害,他朋友也弄不到了。

在昆明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怜的孤儿,而他则是这世上唯一和我相依为命,逗我开心的另外一个孤儿。

他的社交能力很强,没过多久,他便和班上的同学打得火热了。这个重点中学重点班里人才济济,但老师还是很快就从众多的优秀学生里看到了这个伶牙俐齿,多才多艺的男生,开始要重点关注他。于是,上英文课的时候总喜欢叫他回答问题,每年学校的晚会表演总是有他的身影,班里的生日聚会,郊游活动都有他活跃的参与。而无论什么样的场合,他似乎都可以轻松成为焦点,吸引来很多的目光,其中包含了许多的爱慕。

一年半之后,我父母工作调动到了昆明,我终于可以搬回家住,再不用想家了。那时的我也讨厌极了那种对他的心理依赖。见不到的时候就很想,见到了,看到他和其他同学有说有笑时,我就感觉被遗忘,被忽略。但我知道,自己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霸占他,要求什么。无奈,我试图让自己从他的生活隐退出去。

大概那个时候,他和班上另外一个女生走得很近。该女生是那种让羡慕嫉妒恨的人。长相清秀,瘦高的个,人很聪明,学习拔尖,家庭背景强。按理说,至少应该脾气暴躁了吧,但人家居然还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为人还大方。我才恭维说她的一条裙子好看,人家马上就说要借给我穿。于是乎,我更加没了底气,心理想,你就找她玩吧,别再来理我就行。

我开始刻意地回避他,在课间的时候去和别的同学玩。郊游的时候,故意挑了他不在的一组。搬回家住了之后,特别是等弟弟也来了昆明之后,我有了玩的伴,倾诉的对象,就开始慢慢摆脱对他的依恋。但每天的日记本里出现最多的还是他:他说了什么笑话,他怎么被数学老师批评,又有谣传说学校的某个女生喜欢上了他……

在我的电视频道里,他依然是那个占据播出时段最多的风云人物。

很快到了高三,他还是那样,平时嬉笑人生,需要的时候突击用功一下,很成功地就考到了上海一所很好的重点大学。而高考的压力已经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每天都在学校和家这两点一线之间恍惚度日。除了念书,似乎没有任何的生活。很努力了,也就考取了本地的一间普通大学。

他走之前,约了我和其他同学小聚。他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而我内心怅然,聚会没有结束,我就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后来每年暑假回家,他都会在昆明稍作停留,和老同学见面聚会。每次回来,都发现他的一些新变化,白了,头发长了,喝酒更厉害了,喜欢上打保龄球了,上海话说得非常溜了。伴随着外表的变化,是我们能交流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们的世界没有了交集,少了共同的生活体验。

后来的十几年,我只身四处漂流。夜不能寐的时候,会想到他,想到那段甜甜涩涩的青春。我无数次的鼓起勇气想写信问他,当时的他是什么感受?为什么那天晚自习的时候要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很好很好的朋友?他课间的时候大声唱郭富城的其实你也喜欢,偏偏不说出口是唱给我听的吗?他要单独送我回宿舍的那个晚上,他要和我说什么吗?但我始终没有勇气提笔,因为我害怕自作多情的尴尬,更害怕说出来了之后他的答案会破坏我的想像。

从九二年我们一起到昆明念书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年了。我们都已找到各自的爱情,有了自己的归属,有了幸福的结晶和美满的家庭,对那些想问不敢问的问题早已释然。现在担心的是,再过二十年,我的记忆会被生活的压力和时间的残酷慢慢抹平。于是在高中同学二十年聚会之际,趁机梳理那段记忆,用文字把它固定下来,让那段经历成为我生命中装裱精美的一幅片段。

(写于2012年1月31日,洛杉矶家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往事

零三年的旧作:悲情哈代

很长时间没看文学作品了,今天偶然翻到以前写的一些文章,意外地发现自己还写过这篇。

說完了高行健,讓我想起了哈代。他們的共同點是眼神裏透出來對人生的悲傷。但這種悲傷不是病態的,沒有絲毫做作,是清醒地看到人生後發出的無奈和絕望。

哈代的「遠離塵囂」講的是一個高地上長大的美麗女子渴望巴黎大城市生活的故事。結局很淒涼,她背叛了丈夫,和情人私奔,結果在路上出了意外雙雙死亡。但她並沒有讓我反感,因為她很美,很高雅,她用的手段也不卑鄙。她只不過是把自己嫁給了一個有可能帶她到巴黎的英俊男人。但後來才發現他並不熱衷於大城市,而只想留在鄉下做個虔誠的傳教士。

她總會在傍晚時分到一處高的地方瞭望,幻想著遠處巴黎的大城市生活。風把她的長髮撩了起來,腳邊的草也在隨風搖擺,她沒有動,就這麼看著,幻想著,雖然她有無限的渴望,內心卻沒有浮躁,起碼在她平靜的臉頰上沒有顯示出來。

看完一本書,過段時間就忘了它的情節和內容,甚至連內容都忘了。但每一本好書總會在我的腦裏留下一幅圖。「遠離塵囂」是那個美麗女人站在高地上瞭望的油畫。

相比之下,「無名的裘德」是幅更為寫實的油畫。上面的人是裘德,這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了。哈代在開篇介紹裘德的時候說:有了這個人的存在,大家不會覺得多了什麼,沒有了他,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這樣一個人,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在人世間走了一趟。他也同所有的人一樣,在年青的時候衝動過,有戀愛,有信仰,還有為信仰與朋友爭執的時候;他喜歡看書,對生命有過思索。但歲月蹉跎,他也同所有其他的人一樣的生活,娶了不是最愛的姑娘做老婆,過著並不如意的日子。生活讓他奔波,流離失所。

裘德作為人的不幸在他孩子死亡那一刻得到了最淋漓盡至的表達。裘德舉家在大雨澎沱的夜晚找旅館借宿,但都因為有小孩的原因而被旅店拒絕。終於找到一家住下之後,裘德與妻子外出買食物。結果回來發現性情酷似裘德的大兒子把另外兩個不到十歲的兄弟浸死在旅店的浴缸裏之後,自己上吊自殺。因為他意識到,他們的存在成為了父母的負擔。故事在孩子死了之後還有延續,但我已經記不清講了什麼。裘德的平凡讓他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反應,他還是要忍受著人生的不幸繼續生活。

哈代的悲貫穿了他的每一部作品,「苔絲」也是如此。苔絲是作為女性的不幸。她的後母不喜歡她,把她趕到一個莊園上幹活。莊園的富家子弟看上了苔絲的美貌,在樹林裏誘姦了她。苔絲懷了孕,生下一個孩子,但孩子不到一個月就死了。孩子死之前,苔絲請來神父為孩子洗禮,因為她害怕不洗禮的孩子到了天堂也背負著罪名。

苔絲的不幸經歷成為了她記憶裏永遠無法抹去的事實。即使在有人真心愛她,追求她,要與她生活,給予她幸福時,她的過去,內疚,後悔和自卑讓她無法去接受幸福。反倒因為她的猶豫和封閉讓對方痛苦不已。故事的結局是經過千辛萬苦之後,苔絲與愛他的男人終於在了一起。

這本書好像是哈代作品中難得有好結局的一部,也許是他不忍心對美麗善良的苔絲下“毒手”的緣故吧。值得一提的是,「苔絲」中哈代對女性情感的捕捉讓我著迷,我實在想知道一個男人如何可以如此細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读书看报

儿子,你是妈妈前世的情人,还是债主?

写在博理一周岁生日纪念

孕期是最美好的时光,肚子里装的都是希望。每天都有变化,时时刻刻让人感受到神奇和惊喜。他一举手,一抬足,肚皮上就被撑起个小包。刚要去摸摸他,他一溜烟就换了方向,让人捉摸不定。他在里面尽情地打嗝,放屁,伸懒腰。时间到了,却固执地要留守,毫无搬家的意向。

碰到这么个顽固的主,不得已,只有动家伙了。到了医院,五花大绑,上催产素,上监控仪。一天一夜,一家三口就这么在医院蹲点跟他耗上了。外婆对着肚子苦口婆心地劝降,但他毫不理会,照吃照玩不误。终于医生下了最后通牒。软硬不吃的他,终于在2011120日晚1114分,在经历了三十个小时与无数护士医生的博弈之后,就地被俘。我肚子下方那道三寸长的口子是为战地纪念。

出来了,见到了,却感觉怎么和我的想像不一样。可能在饿了,累了,筋疲力竭了30多个小时之后,我的想像已被冲淡了。也可能我的想像本就是模糊的,和现实的他完全对不上号。

疲惫得巴不得昏死过去的我只想好好的盖上被睡上一觉,心里暗暗踌躇着恢复体力之后再到哪好好的大餐一顿。可惜,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子毫不理会别人的辛苦,但凡有一点点,一丝丝的不满意,马上扯足了嗓子嚎啕大哭一番。

“尿布是一定不可以湿的,一点点都不可以!肚子饿了我是一定要吃的!要快,我是不能等的!困了我是一定是要睡的!白天你们不可以太吵!晚上我是一定要人抱着才睡的!你敢放我下来,我就哭给你们看!”

一出手,我们全家就被制服了。只得对他服服贴贴,唯唯诺诺。

从医院回到家第二天,他爸就为了生计去了丹佛面试找工作,留我和外公外婆在家严阵以待,细心伺候这刚出世便称王称霸的主。他心情好了,在梦里这么抿嘴微微一笑,就算是答谢了。感觉伺候得到位了,他就多眯上半个小时,让奔命于喂奶,换尿布,哄睡这三件事的我多半个小时的喘息时间。在夜里,我们的眼要像猫头鹰一样亮着,耳朵要像壁虎一样竖着,时刻准备着迎接他的召唤。

满月了,要出去玩了。车太小,放不下他的銮驾。得,换车。母乳够量够营养,他长势喜人,摇篮床很快就小了。得,买床。会坐了,开始学爬了,家里厅太小,没地方爬。得,换房子。老天保佑,他爸顺利拿到了工作,可以为他打工卖命,满足他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

夜深人静,他含着乳头的小嘴慢慢松开,我才得以抽身,顶着万分的疲惫和困倦,在电脑前努力写文章,改作业,申请研究经费,准备着新学期的课。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和窗里自己憔悴的样子,心里想着,再坚持一年,等他大了,我就不惯着他,宠着他,不受他欺负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居家

来美七年

一晃,就在加州待了七年。

七年前,26岁的我拎着三个包,揣着四百美元,就到了洛杉矶机场。我雄心壮志,却对未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

后来我碰到了巧克力,成了家,并和他一起期待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彻底改变了对单身生活的看法,学会了爱和被爱。

春节的时候外婆在家打扫卫生,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臀骨折断。因为我的坚持,做了手术,恢复了正常生活。现在90高龄的她生活自理,过着独立的生活。我发现我这几年的老龄学总算没有白学。

爸妈来参加我的毕业礼,并与我们在洛杉矶和圣地亚哥小住了半年,共享天伦之乐。这是我离家读书后最盼望发生的事。

这七年之间,我们的家庭在扩大。巧克力的侄子轩铭,树文的儿子奔奔,以及许多表妹表弟的孩子都相继出世。看着生命的延续,家庭的变化,不由地感到自己已经从七年前到达洛杉矶机场那个26岁的小姑娘步入了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

未来会如何,33岁的我还是一无所知。但现在的我不再担心,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不会只身一人;无论在哪里,我都会有两个最爱我的男人陪我在一起。生活会少了很多的寂寞,多了更多的琐碎和快乐。

14 Comments

Filed under 思绪

纪念那段艰苦的日子

在香港的第一年是我人生里最苦的一段日子。带着父母给的三万块人民币就只身到了香港,当时的学费一年四万多。和朋友在学校附近的房子里合租一个很小的房间,一个月也要一千元。我知道,这三万块很快就可以用完了,而我打算再不跟父母多拿一分钱。

幸运的是系里的一个教授帮我付了第一年的学费,还帮我找了份工作,一个月三千块,每个星期帮教授做8个小时的研究助理。虽然还是很拮据,但起码吃饭是没问题了。说是8个小时,但为了表现好,让教授一直请我,每个星期总是多做很多小时。

在校外的小房子里住了几个月我就受不了,感觉没有私人空间,连呼吸都受阻碍,累了一天,回到住所也得不到放松。于是我动念去申请了研究生楼的宿舍。因为是开学之后才申请,已经没有了位置,但被我左缠右缠,隔三岔五的骚扰之后,居然意外的申请到了。宿舍建在山上,从窗望出去可以看到蓝蓝的海。虽然房间很小,不到10平米,但起码在晚上睡觉时看到的是天花板而不是双层床的床板了。第一晚搬进去后,我睡了到香港之后的第一个好觉。

但问题是,宿舍的租金一个月是2400港币,也就是我一个月收入的80%,付了房租,吃饭的钱就不够了。于是我鼓动了之前的室友,让她搬来和我住,分担一半的房租。我们买了个垫子,把床推到窗口,用垫子把床和窗台连在一起,勉强拼成了一个接近大床的床,两人轮流睡里面靠窗台的那边。这明显违反了宿舍的规定,于是我们会在有人来打扫卫生的时候故意回避。出入大门只有一个卡可以用,我们就相互协调时间,要么就跟着别人混进去,或者找住在里面的朋友帮忙开门。这样住了一阵子之后,室友因为原来的房屋合同无法终结,不得不搬回去。所以就留下我一个人住在研究生楼。

还好,几个月的时间里,出于对钱的饥渴,我想尽一切办法赚钱。帮人做翻译,到中小学做问卷调查,教普通话,十年一遇的人口普查工作也被我混了进去。基本上只要有赚钱的机会,无论钱多钱少,我一律都会接。经济状况也慢慢有了改观。那个时候,即使晚上11点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外边做完问卷回到学校,也要回办公室再做一两小时的功课才回宿舍。晚上没有1点前上床,上午也没有晚过8点起床的时候。不够的觉都在地铁上,公共汽车上,或是课堂上补回来。

在消费方面也尽量的省吃俭用。吃饭基本是单送或者车仔面,一顿不会超过15块。早晨一个面包,不超过两块钱。有时晚餐以方便面代替,可以更加便宜些。学校有活动提供免费食物时,总是尽量多吃些,可以省下一顿饭的钱。很少买衣服,朋友给了一些体恤衫,很舒服。尽量杜绝任何需要花钱的娱乐活动,因为工作已经很多,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玩。

后来看到有其他学生宿舍招宿舍导师的职位,提供免费租房,还有每月几百块的津贴。我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上任,但冲着免费住房,一个月可以省2400块,我就大胆的申请了。没想到经过三轮面试下来,我居然拿到了那个职位。后来留在香港工作的时候因为有了之前做宿舍导师的经验,又申请到另外一个宿舍做导师,于是,我在香港的居住面积终于从以前的不到10平米增加了不少,而且,是不用花一分钱的。

由于我不断开拓经济来源,省吃俭用,而且工作努力,老板给了另外的奖励。到我离开香港的时候,存款居然已经是刚到时候的三四倍了。可惜的是,后来经过反思,决定得要好好补偿自己,于是开始大量购入许多无用的东西,短短几年,几次经过香港,就把当时辛苦攒下的存款花的所剩无几了。

那个时候虽然过得很痛苦,很忙,很累,也非常羡慕拿奖学金,无需上课,可以到处出去玩的同学。但那时的我意识到,这将是我人生里很值得留念的一段日子,因为知道这种穷日子其实很短暂,很快就会过去。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怀念那个玩命工作,不识名牌,不求享受,但求积累的自己。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往事